位置: 主页 > 摩斯国际mos66 >

山西方言有什么特点_笑谈山西方言 - 讲历史

时间:70-01-01 08:00 来源:

其实,说起来,我是有些孤陋寡闻了。

在山西曲艺家曹强的相声《山西方言》中,有这样一个顺口溜:有一个人,“喝着水(fu),靠着树(fu),吃着红薯(fu),看着书(fu),你说他舒服(fufu)不舒服(fufu),你说他舒服(fufu)不舒服(fufu)。”

这是晋南一带的顺口溜。晋南我还没去过,不大了解,不好妄加评论。据我所知,晋中太谷、祁县的方言中,至少一半的词,比如:水、树、书,发言亦是如此。语言学上把这种现象称为“文白异读”(读书音和说话音有差别)。简单来说,普通话sh声母合口呼在山西方言中系统的白读作声母f。越是口语化的字词,白读保留得越完整。而事实上,山西话中sh和s、zh和z、ch和c的发音均难以区分。

不过,严格说来,山西方言非常有特色,很有音律感,外界对此并不了解。

山西是一个历史悠久的地区,一些极古老的文言词现在仍然保留在山西方言中。这样山西方言就显得很古老,也很优雅,极富韵味。略举几个例子说明一下。

“舁”(读yú,阳平)--抬的意思。《说文解字》中有:“舁,共举也”。

“荷”(读hě上声)--承担、搬动的意思,也引申为一般的“拿”、“携带”。这是非常普遍的口头语。“荷不动”,就是拿不动的意思。这个用法也很古老,汉朝张衡《东京赋》有“荷天下之重任”句。

“咥”(读die,阳平)―一个土的不能再土的方言,写下来却是一个古的不能再古的字眼。咥,吃的意思,但不是一般的吃,是指老虎、狼等猛兽的咬嚼,就是狼吞虎咽似地大快朵颐。

山西方言是北方方言中唯一保留了入声的方言。现在的普通话没有入声字,只能发出四个声调,而山西话里有,比如,两人一起走叫“厮(xi)跟上”。山西话中继承了许多古汉语的词汇,学习古汉语要比北京人容易的多。

在山西方言里,我们说脏水、污水用的是“恶水”,说“恶”而不说“脏”,是不是也很文雅?

在山西呆得久了,你会听到诸如“当夜长”“下乡”之类的口头语,一定大惑不解。其实,这些都不难理解,我要解释下就明白了。“当夜长”指的是值夜,而“下乡”则指休息,睡觉。一般我们会说会周公,寻梦乡,“下乡”即是由此简化而来。山西方言的形象生动尽在其中。
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
Copyright © 2002-2011 DEDECMS.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